公司办公室调教的故事,将奶尖送到他的嘴边

情感网文 2020-07-01 12:03:00

翌日,适逢周末,陆之延用过早餐便去生产队办公室找村支书。

老支书六十出头,身材瘦削,目光如炬,是个十分精明的老头子,写得一手好字,尊重知识分子。

他听完陆之延的话,捋着他为数不多的山羊胡子沉默了好一会。

半晌,神情严肃地盯着陆之延道:“陆知青,消息确凿吗?虽然各地都在传,但毕竟还没有正式文书下来,蓦然这么大动作,我担心影响不好,万一消息有误,我们停工学习,到时候整个生产队的人都会遭殃。”

陆之延点点头,循循善诱, “老支书,如今在位的那位跟之前的领导人不同相信你也感受得到,不仅是恢复高考,开放市场,土地改革也在倡议,并且已经有了先例。“

“我家里传来的确切消息是下个月正式落实,高考的时间也会在年内进行,留给我们的复习时间不多,说是争分夺秒也不为过,老支书如果实在不放心可以等到下个月正式公布消息的时候再办再落实,总之目前我是有这么个打算。”

老支书点点头,“那行,我知道了,停工备考毕竟不是件小事,而且哪能要你补贴公分呢?这不合规矩。”

陆之延:“这部分不必用我的名义说事,我不想太高调,相关书籍和文具陈安阳与胡越会以捐赠的形式先准备好交到你这里,到时候由你统一调配。”

老支书叹了口气,“难得你们有这份心啊,也是我们唐家村的福分,先替他们谢过你们,我老啦,考虑的问题多了就难免瞻前顾后,你容我再想想,但我向你保证,一旦文件下来这事马上可以落实。”

陆之延微微颔首,“略尽绵薄之力而已,我明白的,那我先回去了。”

既然事情已经说明白,陆之延也就不多留。

回到知青点不过十点刚过,没想到有客来访。

”之延你回来得正好,唐叔找你有事呢。“胡越到县里采购去了,说话的人是陈安阳。

陆之延向唐国华问了好,唐国华直接说:“是这样的,我昨天给娇娇她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她让我转告你,这两天找个时间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具体什么情况没有交代,得你自己打电话回去问。”

陆之延诧异道:“许老师跟我家里人认识?”

唐国华摆摆手,“说来也巧,这次娇娇她妈妈回S市之后偶然间认识你奶奶,提起自己在我们唐家村插队的事,你奶奶直接问起认不认识你,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不就聊上。”

陆之延了然,“原来如此,那还真是缘分。”是奶奶那边,陆之延心中有数。

唐国华哈哈大笑,“可不是嘛,好了,话我已经带到,不耽误你时间了。”

陆之延:“有劳唐叔。”

唐国华摆摆手,“举手之劳,不用这般客气。”

……

时间尚早,陆之延担心奶奶那边有急事,立即踩着自行车去县邮局打电话。

一路上有些心不在焉,经过唐家大院没注意到一道身影忽然闪了出来,他来不及刹车,生生把车头歪了个方向,差一点冲到沟里去才堪堪避开。

“对不起对不起,陆知青你没事吧?”原来是唐苗苗。

陆之延摇摇头,说了声:“没事。”下车矫正一下车头准备继续赶路。

唐苗苗像是听不出陆之延的冷淡,凑上前去,”你的车子没事吧?要不要先进来喝杯茶。“

陆之延不动声色推着车子向前两步,“不用了,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此时,唐娇娇手里拿着个小镰刀从里面出来。

推开小门便看见站着的两个人,她眨巴着大眼睛,骨碌碌朝着他的自行车左看看右看看,原来这时候的自行车长这样啊,挺大一件嘛。

欣赏完自行车直接把人无视,用一种“我什么也没看见”的表情淡定右转,朝着菜园子走去。

陆之延禁不住弯了弯唇角,出息了,这回倒是没跑,这小姑娘的眼睛会说话,看一眼就能明白她心里想什么。

唐苗苗不敢相信陆知青就这样走了,出了名知书达理的陆知青连一句“有没有受伤“都没问她。

其实她远远便看见陆之延骑着自行车过来,她算好了时机冲出去,哪怕受点伤,能换取跟陆知青接触的机会也是好的。

唐苗苗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她没想到唐娇娇这时候会出来,还直接破坏掉她跟陆知青接触的机会。

她想起陆知青看唐娇娇的眼神就恨得牙痒痒。

唐娇娇除了那张脸根本就一无是处,她不相信陆知青是看脸这样肤浅的人。

她一定要让陆知青看到自己的长处,不能让唐娇娇抢了去。

唐娇娇听从老太太的吩咐到菜园子割韭菜。

镰刀这种工具她是第一次接触,她比划了一下,一手抓住韭菜尾巴,一手拿着镰刀像锯木头那样一点点锯着根部,没两下就把韭菜割了下来。

唐娇娇会心一笑,“镰刀啊镰刀,没想到你还挺锋利的嘛。”

唐娇娇一招得手,下一把没注意力道,用力一扯,韭菜断掉的同时直接割到自己的小腿上,她整个人往后一坐,直接懵圈。

直到腿上传来疼痛感她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的确良的裤子很破,已经被划破,鲜血流个不停。

上辈子被保护得太好,她几乎没受过什么外伤,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韭菜,两手一扔,一瘸一拐走回院子。

唐国华今天休息,正在帮老太太修理鸡笼,看到女儿血流潺潺从外面走进来,吓得魂飞魄散,“娇娇,这怎么回事?”

唐国华不问尚好,这一问,唐娇娇的眼泪就止不住了,边哭边说:“被镰刀割到的,好痛。”

老太太闻声从屋里出来,看到那么多血也是吓了一跳,诉斥六神无主的唐国华,“赶紧去屋里头找几个蜘蛛茧子帮她止血啊,愣着干嘛!”

唐国华一听,慌忙往屋里跑。

老太太开始训唐娇娇,“你也真是,也不知道小心一点,一点点活都干不好,那镰刀上有锈,这万一发炎,你这条腿都得废掉,快用水冲一冲伤口。”

老太太不知道有破伤风这个说法,只知道村里有人被生锈的刀子割到,伤口一直流脓好不了,怪吓人的。

唐国华找来了几个蜘蛛茧子,还拿着紫药水出来。

这边老太太帮唐娇娇清洗了一下伤口,唐娇娇痛到咬下唇,脚上的血一直在流。

“娘,我找到了这个。”唐国华把紫药水给她。

老太太看了眼孙女儿白生生的腿,摇了摇头,“用这个留疤很难看,直接用把蜘蛛茧子揉软了给她敷上,止住血再说。”

唐娇娇越听越不靠谱,她再没有生活常识也知道这不是正规处理伤口的方法。

哭丧着脸跟唐国华说:“爸爸,这伤口有点深,我们去医院处理吧。”

老太太觉得唐娇娇太娇气,直接不同意,”一点小伤去什么医院,血止住了就没事。“

唐娇娇的眼泪越流越凶,“爸……爸……”

“好,先止血再去医院。”

女儿哭得那么可怜,唐国华的心揪成了一团,他把蜘蛛茧子当棉花用,敷到唐娇娇的伤口上,再找来一个绑带绑紧。

也不管老太太同意不同意,二话不说把自行车推过来停好,扶着唐娇娇坐上后座,”你抓紧爸爸,爸爸带你去县医院。“

唐娇娇点点头,乖乖地抓住唐国华的衬衣。

“娘,我们中午就不回来吃了,你自己吃吧。”

老太太没什么什么,看着他们的背影摇摇头,护得跟命根子似的,不娇气才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