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上好紧好深_10大啪啪啪的疯狂故事

情感网文 2020-06-17 00:01:15

破旧的仓库一丝光亮也没有,苏璃揉着后颈坐起身,敏锐的直觉让她察觉到了危险,呼吸都不由放轻了。

“终于醒了。”

门口忽然亮起一盏灯,白晓雅清丽的脸上含着一抹狰狞的笑意,拍拍手冲身后的三个壮汉勾唇:“猎物,归你们了。”

三人摩拳擦掌早就等不及享用大餐,闻言嬉皮笑脸地朝着苏璃走过来,不由分说地开始解她的衣服:“小美女,怕就喊出来,哥几个喜欢听。”

苏璃捂着胸口伸腿乱踹,神经紧绷成一条线,声音嘶哑:“白晓雅,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看不得你这张勾引男人的狐媚脸。”白晓雅摆弄着桌上一架相机,然后泡了一杯茶,悠闲地抿了一口,“等你成了人尽可夫的婊子,陆泽铭还会多看你一眼吗?”

“你这个疯子!我和陆泽铭什么关系都没有。”苏璃睁大双眼,额头青筋跳跃,不断往后缩,衣服却还是被三人粗暴撕开,陌生的大手在身上游离,耳边还回荡着白晓雅变态的笑声。

她身子不断颤抖,挣扎不开,仿佛成了待宰的羔羊,隐忍的坚强,情绪崩于一线:“你们……别过来……”

男人眼底欲望猩红,哪里还听得进去,粗暴地压了上去:“叫吧,越叫老子越兴奋……啊——”

那个人骤然惨叫一声,壮硕的身体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狠狠跌了出去。

紧接着另外两人鬼哭狼嚎地砸落过来,三人跌坐一团,爬都爬不起。

苏璃双眸紧闭,半裸的身子被人揽入怀中,双手捂着头,下意识还在尖叫:“滚开——”

“苏璃,别怕。”男人紧紧将她搂在怀中,温热的唇落在她发顶轻轻安抚,“是我……”

身体骤然一暖,熟悉的味道充盈在鼻腔之中,像突然受到安抚,苏璃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烁,喉咙一堵,眼睛都没睁便埋首在他怀里:“陆泽铭……”心里隐忍的依恋倾巢而出,她死死抱着男人不放手,“我不想待在这里,好脏。”

陆泽铭眼底怜惜一闪而过:“好,我带你走。”他将微微颤抖的小女人打横抱起,路过门口,只见白晓雅被保镖反剪双手扣押在地,妆容精致的脸蛋被泥土糊满,挣扎着尖叫:“泽铭……”

怀里的身子微微一僵,陆泽铭安抚性亲亲她额头,低声道:“我会处理。”

这一次,苏璃没有反抗,乖乖靠在他怀里,安静地仿佛是睡美人一般。

陆泽铭温柔气息一敛,看着白晓雅的眼神仿佛来自于黄泉地狱,冷得吓人:“她,赏你们玩。”

保镖虎躯一震,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白晓雅,又扫了一眼不远处大屁不敢放的三个大汉一眼,严肃道:“陆总放心。”

白晓雅失声尖叫:“陆泽铭,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别走……啊,别碰我,走开!”

车门关上,女人的尖叫声被隔绝在外,苏璃蠕动了一下,有些不安:“她……”

“罪有应得。”陆泽铭拍拍她脑袋,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裹住她的身子,目光柔和地能滴出水来:“对不起。”

苏璃摇摇头,裹紧衣服想要坐起来,却被男人按着腰身放在腿上搂好:“别动。”他低着头,语气看似平静,耳朵却微微泛红,“留在我身边,以后我不会再让你遇到危险。”

这是在表白吗?

苏璃不安地动了动身子,却听他闷哼一声,顿时察觉到什么,一动不敢动,表情有些别扭:“我……你不了解我。

过了很久,她才继续吐出几个字,“等你真正了解我的时候,就不会愿意靠近我了。”

陆泽铭不动声色地收紧胳膊,眼中的心疼清晰可见,他抱着她,感觉到一阵颤抖从手中传来,“不会,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你,永远不会变。”

苏璃听到闷闷的嗓音从头顶响起,艰难哽咽的感觉让她心中一暖,她听到,“苏璃,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来保护你……可以吗?”

兴许历经大起大落,情绪松懈下来,苏璃只觉得很累,甚至更加贪恋男人身上的气息,她不自觉抓住陆泽铭的衣服,“你真的不介意吗?”

她是苏家的女儿,或许曾经的苏璃能有足够的底气来和他匹配,可是现在的苏璃不一样了,如果让她知道她的过去……苏璃抬起头,正对上陆泽铭沉沉的目光,带着几分真挚几分心疼。

心疼吗?

苏璃看着他,目光直白坦荡:“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我的全部,但现在不是时候,但也正是因为经历过大起大落,我知道阶级门槛有多重要,感情这种脆弱的东西,经不起这样的考验……”

“这就是你态度突变的理由吗?”陆泽铭叹了一口气,又心疼又生气,忍不住吻上她的眸子,察觉她的颤抖和回避,他顿了顿,气息落在她耳畔:“我不是一时兴起,从大学时代,你就在这里占了位置,赖着不走。”

他握着苏璃的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声音沙哑却深情:“一住,就是八年。日久见人心,这样,考验算通过吗?”

“你……”苏璃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你大学就喜欢我?我完全不记得……唔……”话没说完,唇瓣被人狠狠封住,“以后,牢牢记住。”

苏璃眨了眨眼睛,心脏仿佛被泡在了春水里,又暖又荡漾,终于忍不住搂住他的脖子,害羞回应……

这一吻之后,二人感情正式步入正轨。

苏璃心甘情愿为陆泽铭下了一次厨,发挥高超厨艺秀了一回,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陆先生,为了表示感谢,特意奖赏你的大餐。”

陆泽铭扫了一眼中西结合的‘大餐’,抬手将人圈进怀里,似笑非笑:“先前是故意的?”

“好汉不提当年勇。”苏璃眸光闪闪,扑过去亲了他一下:“大不了以后送外卖,给你打折。”

陆泽铭宠溺一笑,抬手摸摸她细软的头发:“不用。”他凑过来,含着她耳垂低声道:“,我的,不就是你的?”

酥麻感从耳垂蹿到心底,苏璃脸红不已地推开他:“油嘴滑舌。”顿了顿,她低声道:“我才不要被你养成米虫……”

她打算辞职,将全部存款用来开个小餐馆,就算不能和他比肩,至少也要时刻追赶他的脚步。

这一点,她没好意思这时候说出来,省得被人笑话。

“那你养我……”陆泽铭正打算将人拉回来,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起,见苏璃笑嘻嘻地跑开,顿时脸色不大好看:“什么事?”

“额……”

他做错了什么吗?

电话那头的周泽下意识打了个寒颤,压低了声音:“陆总,大功告成,白氏破产了。”

陆泽铭眉眼间掠过一抹厉色:“白晓雅呢?”

周泽想到那女人得罪苏璃之后的下场,鸡皮疙瘩落了一地:“身败名裂,彻底疯了。”

“嗯。”陆泽铭颔首,周身低气压萦绕不去,见苏璃端着饭出来,他挂断了电话,脸上冰雪消融,伸出手,“过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