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溜冰以后群交小说,3p做爱故事

情感网文 2020-06-16 15:01:50

第17章

燕明卿不说话,秦雪衣就这么喝了一盏茶,大殿里的宫婢们静静伫立在一旁,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

秦雪衣总觉得有些不自在,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不舒服。

她从前在武馆里,无论何时都是热热闹闹的,不练拳的时候,师兄师弟们就凑在一堆吹水侃大山,秦雪衣习惯了那样的气氛,而宿寒宫则截然相反,这里这么多人,却安静得没有一丝人气。

一盏茶喝完,秦雪衣觉得这样不行,既然要拉交情,那肯定得要起个话题才是,而燕明卿一看就不是会主动说话的人,等她开口,秦雪衣觉得自己恐怕要灌一肚子的茶了。

她的目光一扫,落在了对方的腰间,秦雪衣灵机一动,道:“殿下这玉佩真好看,是刻的麒麟么?”

燕明卿顿了一下,才道:“不是。”

她说着,竟伸手将那枚玉佩解了下来,放在桌上,秦雪衣的心神一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与平常的花鸟玉佩不同,这块淡青色的玉刻的是一只兽,玉雕兽常有麒麟、白虎一类的,以求个祥瑞的意思。

所以秦雪衣一开始还以为那是一只麒麟,等定睛一看,才发现那玉雕兽是形状如虎,却背生双翼,大张着口,作咆哮之态。

她惊异道:“是穷奇?”

燕明卿显然有些意外:“你认得?”

秦雪衣道:“曾在书上见到过。”

穷奇是上古凶兽,喜食人,知人言语,善蛊惑人心,秦雪衣跟着师娘那么些年,看过的玉雕没有一万也有数千,还头一次看见有人雕穷奇的。

她一时间多看了几眼,又莫名觉得那玉雕的雕工有几分眼熟,便顺口道:“这雕工真是精细,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燕明卿微微一怔,抬眼看她,问道:“你在哪里见过?”

秦雪衣又想了想,才想起自己袖子里揣着的那个匣子,立时恍然大悟,道:“我刚刚才见过。”

她说着,便将那匣子取出来,放在桌上,没注意到燕明卿看着这匣子,表情有一瞬间的古怪。

秦雪衣将匣子打开,里面正是那只藕粉玉雕的猫儿,两者一比较,她道:“这两枚玉雕的雕工确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想不到竟有这样巧的事情。”

燕明卿默然片刻,忽而问道:“你这枚玉从何而来的?”

秦雪衣觉得告诉她也无妨,便答道:“是一位朋友送的,她是殿下身边的宫婢,叫清明。”

她说着,又扫了一眼大殿里垂手静立的宫女们,问道:“其实我今日来,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此事,不知清明在不在?我想将这玉还给她。”

燕明卿的表情蓦然一沉,她盯着秦雪衣,声音里没什么情绪道:“怎么,你不喜欢这块玉?”

“那倒不是,”秦雪衣立即摆了摆手,道:“玉是好玉,雕工也好,我岂会不喜欢?只是……”

她略一犹豫,还是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道:“清明只是一个宫婢,想来这玉大约是她极为重要的东西,我若拿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听了这话,燕明卿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她道:“我倒觉得你想得有点多。”

秦雪衣愣了一下,燕明卿继续道:“这玉原是我赐给她的,大概是她拿了没什么用处,送给你做个顺手人情,你拿着就是了。”

秦雪衣这才反应过来,这么一说,倒也解释得通,她想了想,将那玉收了,不死心地又看了看殿内众宫婢,问道:“她不在这里么?”

燕明卿一顿,神色从容道:“我派她出宫办事去了,还未回来。”

她抬起眼看着秦雪衣,道:“怎么,你想见她?”

秦雪衣自然是想的,但是清明眼下并不在宫里,心里虽然遗憾,但还是道:“今日不巧,就算了,我下回再来。”

燕明卿表情微僵,然而到底是没有说什么,秦雪衣正在想事情,也没发现,她又坐了片刻,起身告辞。

眼看着那抹纤弱的背影消失在大殿门口处,燕明卿才伸手将桌几上的那枚穷奇玉佩拿起来,轻轻摩挲了一下,垂着的眼,叫人看不清楚她眼底的神色。

正在这时,林白鹿进来了,对她拱手道:“殿下,人已走了。”

燕明卿站起身,长眉微微皱起,似乎在思虑着什么,片刻后,对林白鹿道:“我近来在宫里偶然听到了一些传闻,是有关于秦雪衣的?”

林白鹿答道:“都是从翠浓宫传出来的一些没风没影的事情。”

“说说。”

林白鹿想了想,道:“说长乐郡主近来脾气很大,行事也愈发嚣张跋扈,甚至敢责打三公主的贴身宫婢,还大闹翠浓宫的敬事处,甚是彪悍,如今人人见了她都绕道走。”

说完之后,他又道:“不过以属下看来,都是些以讹传讹的话罢了,没什么依据,若不清楚其中缘由,不可尽信。”

听闻此言,燕明卿抬眼看他,道:“你对她倒是颇为相信。”

林白鹿垂下头,温温和和地道:“属下只是从她平日的言语举止里看出来的,前阵子长乐郡主住在宫里,与宫里的宫婢们都交好,还会给她们送小玩意,如此尊重他人的一个人,断然不会平白无故就动手责打下人的。”

燕明卿踱了几步,面上浮现若有所思之色,道:“你说得也是,平常人,谁会说自己与一介低贱的宫婢是朋友?”

她转过身,问林白鹿道:“你觉得,一个人有没有可能会在突然之间变成另外一个人?”

林白鹿面上露出几分惊愕之色,道:“这、这怎么可能?”

燕明卿的目光投向殿外浓重的夜色中,悠悠道:“除此之外,又能作何解释呢?怪力乱神之事,我虽然是不信,但若真有,倒还有几分意思。”

……

却说秦雪衣提着灯笼出了宿寒宫,没见到清明,她心里还是有点儿遗憾,或许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的心理,若是这回见着了倒还好,越是没见着,秦雪衣就越是抓心挠肺。

她素来好奇心重,这性子就连二师兄都拿她没辙。

灯笼照亮了湿漉漉的宫道,寒风呼呼地吹着,秦雪衣忍不住裹了裹斗篷,加快了脚步。

大约是太晚了,路上一个人也见不着,只有灯笼昏黄的光芒照着脚下的路,冷风自树梢呼啸而过,呜呜之声宛如鬼泣。

正在这时,秦雪衣突然停下了脚步,不是风声,她是真的听见了呜呜的声音,仿佛有人在哭。

“呜呜呜……”

声音是在不远处传来的,那边是一片园林,因着没有光的缘故,看上去黑黢黢的,再配着那呜呜的哭泣声,特别渗人。

胆子小一点的恐怕要被吓得撒腿跑了,只有秦雪衣是个奇葩,她非但不走,反而举起灯笼,往那边走了几步,提起声音问道:“是谁在那里?”

那哭声停了一下,没动静了,秦雪衣眉头微微皱了皱,正欲走开时,那声音又再次呜咽起来,幽幽的,渗人极了。

秦雪衣确认了哭声的来源处之后,拎起灯笼就往那边走,穿过重重花木,哭声渐止,她举起灯笼一照,看见那树下面坐了一个小女孩,才只有四五岁的模样,头顶扎着两个小揪揪,冻得瑟瑟发抖。

她惊异问道:“你是谁?怎么大半夜的坐在这里哭?”

小女孩一边抹眼泪,一边抬起头看她,断断续续地抽噎道:“我、我找不到……呜呜……回去的路了……呜呜呜……”

她好一通哭,秦雪衣见她小脸冻得通红,两眼泪花,抹眼泪的小手都青紫了,她心里一软,连忙蹲下去,将小女孩裹在自己的斗篷里,放柔了声音问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大约是暖和了些,小女孩止住了哭泣,小声答道:“我住在坤宁宫。”

坤宁宫,秦雪衣立即便想起来了,那不是皇后住的宫殿吗?她低头又看了看怀里的小女孩,年纪虽然小,穿戴都很精致贵气,想来她就是皇后生的四公主了。

皇后上官氏一共诞有一子一女,是龙凤胎,今年五岁了,年纪也正好对上,秦雪衣将她抱着,站起身来,颠了颠,道:“别怕,我送你回去。”

小女孩没再哭,只是乖巧地抱着她的脖子点头,细声细气道:“嗯!”

秦雪衣抱着她,一边走,一边还与她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乖乖答道:“我叫燕薄秋,母后叫我秋秋。”

秦雪衣看着路,随口问道:“秋秋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说起这个,燕薄秋便有些难过,道:“母后不喜欢秋秋,秋秋就跑出来了。”

她说着,瘪了瘪嘴:“母后只喜欢燕涿,所有人都只喜欢燕涿,不喜欢秋秋。”

说起这个,她似乎很是伤心,情绪愈发低落了,把小脸趴在秦雪衣的肩上,不说话了。

秦雪衣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她自小就是孤儿,没有父母,师父开武馆,虽然说收了不少弟子,但是正经拜师的只有她和三个师兄,她又是唯一的女孩子,师门上下都是宠着的,她自然也理解不了这种父母偏心的感受。

想了半天,秦雪衣只能又颠了颠怀中的小女孩儿,哄道:“那你自己要喜欢自己啊,你这么小,以后不要半夜跑出来,会被坏人抱走的。”

燕薄秋略略抬起头,自下而上地看着她,问道:“那你是坏人吗?”

秦雪衣随口道:“是啊,我是坏人,现在就把你拐走。”

燕薄秋仔细盯着她,然后伸出两只小手,捧住她的脸,天真道:“你不是坏人,我知道!”

她说完便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好像月牙儿,可爱得秦雪衣心都要化了,她忽然敛起神色,道:“你不要笑。”

燕薄秋果然不笑了,不解地睁大眼:“为什么?”

秦雪衣一本正经道:“因为你笑起来太可爱了,我会真的想把你拐走了哦。”

燕薄秋又抱着秦雪衣的脖子咯咯笑起来,稚气的笑声在夜色里传开去,似乎将那冰冷的黑夜都驱散了。

走了一段路,远处传来了呼喊之声,秦雪衣凝神一听,是在叫四公主,她道:“秋秋,你母后派人来接你了。”

燕薄秋撇了撇嘴,道:“她们才不想来接我,她们只是怕挨板子而已。”

秦雪衣加快脚步,那呼喊之声越来越近,她道:“下回不要自己跑出来了,外面这么冷,冻坏了怎么办?”

燕薄秋乖乖答应了一声,秦雪衣看见前方有几人打着灯笼过来,其中一个太监见了她怀里的燕薄秋,大松了一口气,道:“哎哟我的殿下,您可急死奴才们了。”

燕薄秋抱着秦雪衣的脖子不说话,秦雪衣晃了晃她,轻声安抚道:“你该回去啦。”

燕薄秋好半天才抬起头来,问她:“我下回还能见到你吗?”

小孩儿还挺粘人,秦雪衣失笑,道:“当然可以。”

燕薄秋这才松开了她,乖乖被那太监抱走了,秦雪衣舒了一口气,提起灯笼转身离开了。

等她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燕薄秋才踢了抱她的太监一脚,小脸冰冷道:“放本宫下来!”

太监忙不迭放下了她,几人趴伏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燕薄秋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用力一脚踢在积雪上,那些冰渣子飞溅开来,泼了他们一头一脸,太监们却半点也不敢动,噤若寒蝉,燕薄秋道:“每人都去领三十板子。”

她说完,转身便往坤宁宫的方向走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