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儿子解决生理的故事_灌满了兽人的米青液

情感网文 2020-06-16 09:03:31

苏谦一语成谶 ,自从有人扒出来“白晓晓”就是白尧以后,大家就白尧是否有资格参加这个比赛,如果她得到了冠军这个“日租校草”活动的参与权是否该顺延至亚军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一部分人站白尧这边,觉得游戏就在于不分群体都可以玩,凭什么白尧就不行。至于奖励,你管人家怎么用。还有一部分人坚决抵制白尧的参加,有些直男癌是觉得女生凭什么打游戏比男生还好,是不是有黑幕。还有人说如果白尧得了冠军,那岂不是很没有意义?

最后“华夏风云”发表官方声明,白尧虽然是日租cp的一员,但对于游戏来说,她就是一个普通的玩家。游戏是不分阶级,人人平等的,任何人都可以参与。

A大学生会也发布了微博,隐晦的表示,如果白尧能夺冠,你管我们怎么用这个机会呢?你家住海边啊,管的宽。

就这样,白尧光明正大的准备省赛的半决赛,四个大区,两两分组,白尧半决赛果然没有遇到杀千刀。

因为白尧和杀千刀的参赛,又在网上引起了热烈的讨论,苏谦的团队把与“日租校草”合作的宣传,称之为最划算的宣传。有很多商家也发现了这一点,也想找“日租校草”给自己做广告,不过都被杨振轩拒绝了。毕竟是个学校组织,赚了一笔就行了,如果真的弄成个盈利组织,学校才不会坐视不管的。

半决赛在C大的体育馆举行,决赛则在A大的大礼堂开展。跟白尧打半决赛的,是一个高中生,可以说是非常的有游戏天赋,但跟白尧比还是差了点。白尧可以说是险胜,进入了最终决赛。

“你一定要拿到冠军啊。”结束比赛,双方握手的时候,男生抓着白尧的手,忍着眼泪不断的嘱咐她:“我只允许自己输给冠军。”

白尧揉了揉男生的头发,这还是个小孩子呢。

“放心吧,我会夺冠的。”

男生哽咽了一下,捂着眼睛跑开了。等白尧从比赛场地一出来,阳光赶快扯着她的手,拿着湿巾仔仔细细的擦。

“人家啦啦队都是拥抱献花的,你这是干嘛?”白尧虽然不挣扎,但看到旁边高中生的小情侣温柔的抱着他,安慰他的样子还是很羡慕的。阳光也顺着白尧的视线看了过去。

话音刚落,两个未成年竟然大庭广众之下亲起来了!

白尧吓了一跳,捂着嘴呆呆的看着他们。

阳光也愣住了,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开放啊,他抿了抿唇看向白尧,然后低下头压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这个啦啦队确实不称职,应该抱抱亲亲举高高的。”

白尧红了脸,瞪了他一眼,转身要走。突然被阳光一把搂了回来,她吓了一跳,连忙红着脸推他:“要干嘛?这么多人!”

阳光看着白尧急的像只抓狂的小猫,于是嘿嘿一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抱抱和举高高现在就实现,亲亲嘛,没人的时候再……”

听到旁边人群里发出的叫好声,白尧揪着阳光的衣服把脸埋了进去,露在外面的耳朵都红的充血了。

阳光就这样公主抱着白尧,立刻了比赛会场。果不其然,这个举动当天晚上就上了热搜。

“亲亲,还有亲亲。”在车里,阳光抱着白尧硬要凑上去亲一下,白尧被缠的不行,只要凑过去准备让他亲一下脸。

没想到阳光早就做好了准备,白尧把脸凑过来的同时,一下捏住她的下巴,碰了一下她的嘴唇,离开的时候还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

“甜的。”

阳光的声音低哑性感,让白尧忘了呼吸,憋得喘了几口大气。

“傻瓜。”阳光自己的心跳也半天平息不下来,却佯装着不害羞。毕竟上次看到苏谦差点亲到王超男以后,他就一直计划着一定要在苏谦之前,把初吻献出去!现在,他成功了!

虽然心里乐得要开花,可阳光嘴上却道:“要不是你高中的时候太笨,咱们早就像刚才那一对,亲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白尧瞪了他一眼,明显被阳光与日俱增的脸皮折服了。

阳光心里得意极了,想着一会回去,一定要把这个事告诉苏谦,好好讽刺挖苦他一下。

说干就干,阳光回家的时候还特意给苏谦取了他订的英文报纸,然后清了清嗓子,表情很张扬。

只是还没等他得意的炫耀,苏谦却先给了他狠狠一击:“你知道吗,那个杀千刀也成功突围,将会在决赛跟白尧遇上了。”

“那个垃圾……”阳光攥紧拳头。

“那你连垃圾都打不过,你是什么?”苏谦抖开英文报纸,悠闲的看了起来。

“呵,术有专攻。”阳光最近脸皮练得很厚了:“我的长处就在脸,你懂什么?”

苏谦不理他小人得志的样子,不管阳光怎么炫耀,他都假装听不到,最后被逼急了差点用一只脚跳起来打他:“要不是因为你,我早亲到王超男了!”

自从被阳光坏了好事以后,苏谦后来见了王超男几次,都没能找到机会行“不轨”之事。别看王超男在病床上躺着,还是个妹子。但王超男的臂力比苏谦这个理工宅男还要厉害,几次把他压在床上动弹不得,让他的男性自尊受到了大大的打击。这些都怪谁?当然要怪阳光这个倒霉熊孩子!

“喂,我觉得你的脚差不多好了吧,什么时候滚回自己那去?”阳光再一次被使唤着给苏谦取了快递以后,他极不满的问道。

苏谦最近在阳光这住的实在舒服,每天有人接送,白尧还会来给他改善伙食,心情不好了还能欺负欺负倒霉弟弟。看阳光每天炸毛的样子,比他独自住的冷冰冰的房间好多了。

“脚没好,行动不便。”苏谦睁眼说瞎话,然后迅速的岔开话题:“你没去看看,决赛场地布置的如何?还在你们学校打呢。”

“下午就去看,我还是白尧啦啦队的队长。”阳光就这么被带偏了,继续被苏谦这只大狐狸忽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