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吃了我吧_日农村小媳妇

情感网文 2020-06-16 00:02:32

为什么每次以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又总是要接二连三,接二连三,被命运剥夺走最后仅剩的生存的希望?

——夏紫藤

医院的电话是在紫藤刚刚下课的时候打过来的,她正收拾东西,准备一会和艾绒一起去找邹晓贝他们失踪的线索,电话那边一个很严肃的声音问她,“你是周爱华的家属吗?”

她有点手脚发软,“是。”

“这里是市中心医院,请你马上过来一趟。”

医院?!

“我妈妈怎么了?”

“你先过来。”

“好。”

她抓了背包就往外跑,下楼梯也几乎都是跳下去的,她从来没有跑这么快,这几个月压抑着的各种郁闷难过悲愤担心全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她觉得她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可是她不能停下来。

有一辆刚刚下乘客的出租车,她冲过去趴到车门上,“叔……叔……去……中心……医院……”

她说得很费劲,司机看了她一眼,“小姑娘快上车吧。”

她爬进车里,拉开了外套的拉链,两只脚并得很紧,坐姿很规矩,但她还像溺水一样,贪婪地大口地呼吸着。

她很害怕。

她想起父亲去世的时候,是学校的老师告诉她,你妈妈让你赶紧上医院去,说你爸爸……好像不行了。她也是这样慌慌张张,边哭边去打车,她害怕得不行,路上花了太多时间,父亲没有等到她。

那时候,她才刚满十三岁。

紫藤知道自己应该冷静,也必须冷静,她看着窗外飞驰过的建筑,强迫自己要冷静。

她不能怕,不能乱了阵脚。

先去医院看看,一定不是什么严重的事,说不定是妈妈腰痛又犯了。

对,先到医院,医院……

“叔叔,麻烦你改个方向,先去七阳胡同。”

去医院,得花钱。

她算着家里放着有多少钱,寒假那一个月领的工资有两千一,妈妈放的生活费还剩一两百,够不够?如果住院要花多少?药物要多少?要是不够怎么办?

“小姑娘,”差不多看两眼后视镜的司机看她都要哭了,从她去要去医院也能猜出个大概来,“你别急,我跟你说,越遇到事你越不能慌,越慌越乱啊,没迈不过去的坎,知道么?”

“嗯。”紫藤却更加地心烦意乱,右手把左手捏得紧紧的。

住的地方只是挨着七阳胡同,眼见要到了,紫藤给司机说着左转、左转,就前面,又折腾了两三分钟才到她住的楼下,让司机等着,她跑上去不到两分钟就下来,“中心医院。”

不知司机是不是想分散些她的注意力,好让她别那么焦急,开始和她说些闲话。

“这一带的房子都很老了啊,听说要拆迁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们房子是买这很多年了吧?”

紫藤不想说话,连敷衍也不想,只是望着窗外出神,等到了医院一把抓过找零的钱就往医院里面跑。

“请问,周爱华现在在哪里?”

“周爱华家属?”

“是。”

“先在这签个字,把费用交了。”

“我妈妈怎么样了?是什么病还是摔倒哪了?”

“你先把钱交了。”

一次费用就去了紫藤身上一半的钱。

那名护士收好钱才和同事打声招呼,带紫藤去医生办公室。

“陈医生,周爱华的家属来了。”

正写着什么的年轻医生抬起头,推了推眼镜,对紫藤道,“坐。”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她没有坐下来,她急切想了解原因。

“进一步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初步诊断……”医生顿了顿,观察着她的表情,“是胃癌。”

胃……癌……

她什么都来不及想,巨大的黑暗向她涌了过来。

她怔怔地盯着医院洁白的天花板,一动也不动。

窗外已经黑尽了,玻璃反射着日光灯管的光。

她醒过来已经有十分钟,但她还是不能思考和动作。

有护士在叫她,喂,喂,你怎么了,这到底是醒了没醒啊。

另一个护士说,应该是打击太大了,听说她妈妈得的癌症。

那护士又说,生老病死本也是人之常情啊。

她们见过太多生老病死,可以习惯可以麻木可以人之常情,可是她没有啊。

她终于转了转眼珠,然后用双手环抱着自己,侧身背对她们,“我妈妈醒没有?”

“还没。”

“检查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最快后天吧。”

“哦。”

她蜷起身子,大哭起来。

很害怕很害怕。

夏妈妈并没有被安排在特别病房,她们没有那么钱去住。

紫藤去看她的时候,她只是很安静地睡着。

消瘦下去的脸颊让她淡去了那种温和,突兀出的是刻薄般的尖锐。

紫藤趴在夏妈妈肩上,握着她的手,想说点什么,一张口就发现自己克制不住要流泪。

妈妈,妈妈,妈妈,我不要当孤儿,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的,我一定活不下去的。

我们都答应过爸爸要好好活着的……我还没有挣钱给你买按摩椅,还没有让你住新房子,还没有让你天天都有肉吃……

妈妈,妈妈。

紫藤捂着嘴,蹲到地上。

安静的病房,只有压抑着的哭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