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说和妈妈睡在一起,高辣纯肉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14 22:06:33

死秽八斋会,地下。

“听说一会儿有新人要来?”带着乌鸦面具,头顶黑色礼帽的男人说道。

“是Fiamma带来的,听说实力不错,”另一个人接口道:“Overhaul,你怎么看这事。”

治崎,代号Overhaul,虽然名义上并不是,但是实际上这个男人已经是死秽八斋会的实际领导者了。他留着一头黑色的短发,眼睛总是像是睁不开一样耷拉着,最引人瞩目的大概就是他戴着的那个如同鸟喙般的面具了。

仔细看过去,这个屋子中所有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戴着面具,且绝大多数都是以鸟喙为原型的。

“没什么看法,”他的语气就像他的外表看起来那样懒懒散散:“只要有用就行。”

片刻后,从屋外的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几秒钟后,门开了。

为首的是他们不到两周前新加入的同伴,代号Fiamma,听说在意大利语里似乎是“火焰”的意思。而他的身后,则跟着一个身着规整西装的年轻人,肩膀上还站着一只鸟。

“什么啊,就是一个小鬼啊。”一个人砸了咂舌。

他身后跟着的人看起来也就是个刚成年的年轻人,金棕色的短发打理的很整齐,白皙的皮肤和蓝色的双眼预示着这个人似乎是一个欧洲人。但是他的五官却又不像传统的欧洲人那般豪放,反而带着些精致小巧的感觉。

大概是个混血?治崎猜测着。

果然,他一开口,说出的居然是相当流利的日语,虽然还带着一股令人难以言喻的口音:“你们死秽八斋会的总部,好寒酸啊。”

泽田家宣听到夏佐说的话后,不着痕迹的用手戳了一下他,夏佐假装没有看出来泽田家宣对他的提醒,继续说道:“你们的服装看起来也很没品。”

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不同程度的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夏佐心里有些暗爽。我们意大利男人的绅士只是对于女士而言的,对于这几个穿着没品的衣服,龟缩在地下的男人,没什么好客气的。

相比起周围站着的几个人的愤怒和跃跃欲试,坐在沙发上的治崎却面不改色,丝毫没有因为夏佐的话而有所影响。他只是打量了一下他之后,问道:“你的个性是什么?”

“嗯……枪玩的比较好吧?”夏佐想了想,说道。

“小鬼,你在开玩笑吗?”带着仿佛土匪面具一样的男人往前迈了一步,看样子是想要动手。

治崎瞥了他一眼以示警告之后,视线转移到了那个戴着乌鸦尖嘴面具的男人脸上。音本真接收到治崎的目光讯号之后,向前走了几步后,再次向夏佐发问道:“你的个性是什么?”

“换了个人问结果也是一样的,我枪玩的挺好的,要说八百里外一枪爆头估计不太行,但是要说八十里外我还是相当有信心的。按你们的说法来,我的‘个性’大概就是远距离范围伤害吧,俗称……地图炮?”

说完这些之后,夏佐一愣。

他刚才根本就没想说这么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嘴丝毫不受自己的控制,巴拉巴拉说个没完。他看向了音本真——是这个人的个性么?他的个性是吐真剂?还真是方便又有些难缠的能力啊。

“你的目的是什么?”他继续发问。

“来看看你们这些日本的残存黑帮活得有多么苟且偷生,”夏佐扫视了一圈屋内的人,说道:“顺便保护一个人。”

听到这话,屋内的人均是一愣,尤其是泽田家宣,他用着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夏佐,那神情颇为复杂。

强迫说出真相这种能力实在是太作弊了吧!求你别继续问了啊啊啊大哥我给之前我的无礼道歉,我不想让泽田家宣知道我的目的啊这实在是太羞耻了!夏佐在内心咆哮着。

幸好,这个时候治崎及时救了场:“我对你保护谁不感兴趣,不过你的能力似乎还挺有趣的,”停顿了一下,治崎说道:“你合格了,不过你有没有资格成为我的棋子,还要看你之后的表现。”

棋子?夏佐逐渐沉静下来。

这个人竟然敢如此大大方方的当着别人的面说出这两个字,是对自己的实力太有自信了,还是自己被过于小瞧了?也或许两者皆有。

他从这个男人的眼中看到了他的野心和他对于周围人的漠视,他的确是一个有资格成为黑帮首领的男人,只是……夏佐对他感到不爽了。

无他,同性相斥的原理罢了。

吩咐过泽田家宣将夏佐带走安置后,治崎也站起了身准备离开。今天一上午都没有去看看自己可爱的女儿,他竟然有些想念那个女孩的能力了。

那是能够在未来不久颠覆世界的能力,也是能够帮助治崎完成自己的计划,成就自己登上里世界王位的核心中的核心。他将要用那个女孩的能力,来清洗这个世界,彻底的治好这些身患有“英雄癌”的人类。

“Overhaul,”音本真突然开口,叫住了治崎:“我还有些问题没有问他,就这么简单的让他入会,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没事,”治崎头也不回地说:“他和我们是一类人。”我感觉得出来。

-------------------------------------

死秽八斋会作为日本现在剩下的唯一一个黑帮,他的基地……居然不是特别的隐蔽。

而且确实很简陋。作为彭格列二十代目并且习惯了彭格列财大气粗的夏佐一路上都在感叹,在日本当黑帮真是太不容易了,不仅要应付各种各样的职业英雄,而且还要被迫龟缩在地下的老鼠洞里。

“音本真这个人比较危险,”走在前面的泽田家宣突然说道:“他的能力很棘手。”

夏佐认可的点了点头,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你当初加入这个组织的时候,也被他这么问了么?”

泽田家宣突然停下了脚步,摘下头顶的帽子,用一种很奇妙的眼神看着夏佐,片刻后才说道:“和你问的差不多,能力和目的。治崎这个人不太在乎我们的身份,只要是有用的棋子他都欢迎。”

“而且——”话锋一转,他笑了笑:“你也发现他能力的缺陷了吧?”

夏佐没有及时的回复他的话,而是思考他话背后的意思。泽田家宣这话,难道是知道他之前说出来的能力并非是他全部的能力,实际上是有所隐瞒的,还是说他认为自己的目的不仅仅在于方才说的那两个?

不管是哪个都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泽田家宣对于他的身份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不过这对夏佐算是一件好事,毕竟不论这人再怎么猜,都不会猜到他是来自于几十年后的彭格列末代首领。

如果他给自己安了些别的身份,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奇妙的效果。

“发现了,”于是他开了口:“他只能让人说出有关自身的事情,借由外界获得的力量似乎不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不过他的问题有时候会让人说出就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事情,这一点挺可怕的。”

比如,夏佐在说到自己的能力的时候,并没有把可乐供出来。

再比如,夏佐一直秉承着的目的是保护泽田家宣罢了,但是在音本真的问话之下,他主要的目的却变成了“视察堕落的黑手党”,泽田家宣反而变成了附带的那一个。

这基地还挺大的,二人一路在有些阴暗的走廊里走着,偶尔交流两句之后便也没了话题。倒是十世仗着自己是灵体状态别人看不见他,一直在泽田家宣的眼皮底子下晃荡,看他的样子似乎觉得这样还挺好玩的。

“前面就是了。”泽田家宣逐渐放慢脚步。

夏佐并不怎么在乎治崎给他安排的住所,毕竟他觉得他绝大多数时间都会回戒指空间度过,那里的房间完全还原了彭格列的模样,可比这个早就堕落了的黑帮的根据地条件要好的太多了。

正在泽田家宣站在一扇黑门面前打算推开它的时候,走廊另一头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脚步声听起来有些急促,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回响着,格外的清晰。

二人闻声抬头看去,只见到一个戴着乌鸦面具看不清面容的男人逐渐走向了他们的方向。奇怪的是,这个男人的左手抱着一个粉红色的独角兽的玩具,右手还提着一个袋子,粗略看过去那个袋子里装着的都是一些孩子们喜欢的零食和小玩意儿。

在与二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男人冲泽田家宣微微点了点头,泽田家宣也回了个礼。

片刻后,男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他是谁?”夏佐问泽田家宣道。

“玄野针,”泽田家宣回答道:“有时会帮助治崎照顾他的女儿。”

“他还有女儿?”

“据说是有。”

“据说?”夏佐疑惑的看向了他。

“因为基本上谁都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儿啊,”泽田家宣耸了耸肩:“也有可能是我级别低的原因。”

夏佐含含糊糊地应了他一声。在从泽田家宣的手中接过并没有什么卵用的钥匙之后,他便闪身进入了房间内,顺手带上了门。

一个很少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女儿么?有点意思,看来治崎这个人还隐藏了挺多的东西。不过那人的眼神一看便不是等闲之辈,也许他的野心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大……甚至有可能会威胁到彭格列。

夏佐扭头看向了泽田纲吉,泽田纲吉疑惑的微微低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十世,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他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