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李若雪笔趣阁&把你干到双腿发软下不了床

热点 2020-07-01 00:00:50

郑昭璇回忆着那赫朗克女人的面容,喃喃着:“妈妈,妈妈……”越来越多的往事涌入她的脑海,像是走马灯一般在她眼前回旋。

鲁佳音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说道:“看来你什么都想起来了对不对?姐姐,你的妈妈原本金尊玉贵,理应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却接连被小人所害。你得记住你的仇人,icv还有……安铎王。”

郑昭璇满脸冷汗,浑身颤抖,她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手指紧紧地攥着杯子。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一定会报仇的。”

张文栋驱车前往郊区,过了两个多小时以后,才在一栋有些破旧的房子前停下。他紧紧攥着方向盘,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进去,快进去看看她们。”然而紧接着又有另一个声音响起:“这又不是我的家人,我为什么要看她们?”

他神色纠结地拍着自己的脑门儿,脑袋混乱不清,身体里好像有两个灵魂在争执叫嚣。

过了几分钟后,他才终于下定了决心,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张文栋在门口犹豫徘徊,举起的手迟迟没有敲响面前的门。

“你是谁?你干嘛鬼鬼祟祟地待在我家门口?”一个年轻女孩儿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张文栋回过头来,看见了提着好几个沉甸甸购物袋的盛璟。

虽然盛旷和盛文哲已经过世,但民众因为受到有心之人的煽动,对盛家的激愤之情仍未完全消失。盛璟和她的母亲之前常常被人纠缠指责,家里的玻璃隔三差五便被人拿石头打碎,车上也数次被人刻字、泼漆。盛家母女不堪其扰,这才从市中心的房子里搬了出来,在这偏远的郊区租了个房子。

自从搬到这里以后,她们母女俩的日子清净多了,但是这里较为偏僻,生活有时多有不便。盛璟这次便是出门采买食物和日用品,大包小包提了一堆。

她有些惊慌地看着张文栋,样子局促不安。

张文栋连忙解释:“我没有鬼鬼祟祟,我其实是盛旷的朋友,是特意来看你们的。”

盛璟狐疑地说道:“朋友?我哥哥如今臭名昭著,早就没有几个朋友了。你该不会是来我家打探消息的记者吧?”

“不不不,我真的是他朋友。我叫张文栋,来自维安局。”张文栋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证件。

“盛璟,你和谁说话呢?”房门忽然被人打开,盛母因为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她防备地看着张文栋,唯恐他是那种被人煽动的激愤市民,想要打着“伸张正义”的名号,来找她们母女俩的麻烦。

盛母看着有些陌生的张文栋,立刻将盛璟拉到了自己身后,有些紧张地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来我们家?我的丈夫儿子都已经死了,我们母女俩日子已经过得够苦的了,你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吗?”

“不是这样的,阿姨,我是维安局的,是盛旷生前的同事。”他指了指手上的礼盒,说道:“我真的是来看望你们的。我知道很多人现在都对你们有偏见,想必你们的日子确实不好过。我这些天总是梦到盛旷,我和他相识多年,他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真的是想替他来看看你们的近况。”

盛璟看着他那只带着可怖疤痕的眼睛,怯怯地说道:“可人人都说我哥哥是奸细,是叛徒,你们维安局的人不是应该很厌恶他吗?”

张文栋说道:“我知道他是有苦衷的,他是为了保护家人才不得不向icv低头。我和他相处了那么多年,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本性并不坏。”

盛母看着他恳切的模样,已经有些眼泛泪光。她握着张文栋的手说道:“谢谢你好孩子,谢谢你还愿意把盛旷当朋友。我知道他做了很多错事,所以我也不敢奢求大家的原谅……”

张文栋看着哽咽的盛母,连忙安慰道:“这一切都和您还有盛璟无关。你们两个也是受害者,真正罪不可恕的是icv的鬼目。阿姨,您别自责了。”

“谢谢,谢谢你愿意理解我们。来,进来坐坐吧。”盛母连忙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拖鞋,请张文栋进了屋子。“家里有些简陋,你别见怪。”

盛家母女走得匆忙,为了躲避那些愤怒到失去理智的市民,她们带着几个行李箱离开了原来的家,几乎只带来了生活必需品。

如今的这房子里空荡荡的,连沙发也没有,只有寥寥数个桌椅板凳。久未整修过的墙壁已经斑驳,白色的墙漆渐渐脱落。脚下的地板高低不平,很多地方都已经翘了起来。

盛璟给张文栋倒了一杯水,拉过一张还算新的椅子,客气地说道:“您坐,喝点儿水吧。”

“谢谢。”张文栋环顾着这个有些简陋的客厅,忽然扫到了桌子上的一个相框。

相片中是原本幸福圆满的一家四口,俊朗高大的盛旷揽着母亲,笑得非常开心。

张文栋伸手拿起那相框,手指微微有些颤抖。他的指尖划过盛文哲的脸,喉咙里忽然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盛璟看着他忽然失态的样子,连忙疑惑地问道:“您怎么了?”

张文栋马上擦去了眼角的泪,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只是有点想念盛旷。他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了,可我和他一起共事的那些日子都好像是在昨天。”

“看来你从前和我哥哥的关系真的很要好啊。我也很想他,还时常梦见他。不管外人怎么看他,在我眼里,他都是那个疼爱我,照顾我的好哥哥。我也很想我的爸爸,虽然他总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但他就好像是我和妈妈的保护伞,一直为我们遮风挡雨。有他和哥哥在的时候,我和妈妈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盛璟想起自己过世的至亲,不由悲从中来。她眼圈通红,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坐在她身旁的盛母也不禁伤心落泪,她哽咽着说道:“好端端的一个家,说散就散了。”异世幸存者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异世幸存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