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坐不下去太痛快—怎么带徒弟

热点 2020-06-12 00:00:47

雇佣私家侦探,是大人世界里面常用的手法。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了解别人试图掩藏的东西是控制的方式之一。

后来的她也好,崔英道也罢,都这么做了。大家都做的也不是就对,可是,尝试改变的都是勇者。而刘Rachel她的使命是什么呢?做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守住既有秩序,而不是破坏。

坐在开往金元所说酒吧的车上,刘Rachel又看了一眼手上的一沓照片。

照片上的金元嘴角、眼里都洋溢着欣喜,而他对面的女人,Rachel从前并没有见过。清秀而温柔,但又好似有一股韧劲在。金元为她戴上项链的时候,她眼里的幸福清晰可见。

真地要交给金元吗?为了什么?告诉他,他一直都被自己的父亲监视着?然后呢?让他多防着点,保护好他的灰姑娘?还有,她又要如何撇清自己,解释自己对于帝国的过分关注?

Rachel闭上眼睛,头靠在椅背上,把照片捏得愈发地紧。

直到下了车,她还是在酒吧门口,站了又站。夜风微凉,吹不散人心的纠缠。

最后,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攥了攥手上的信封,踩着高跟鞋进了酒吧门。只是,她永远都没料到,这一次的偏离前世轨道的“轻举妄动”竟换来如此让她觉得不堪的亲眼目睹。

人迹罕至的角落里,两个忘我纠缠在一起的身影,犹如一个重击撞在她的心上,深刻的钝痛感袭来。她不能相信,与另一个男人唇齿纠缠、欲望尽显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母亲!

就在她完全忘记了周遭的一切,愣在那里的时候,一只手覆上了她的眼。

她一惊,一转身,侧身退了两步,只见暖色调的灯光下,崔英道黑色衬衫在身,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和眸色深深的眼睛散发着一股不同于平时玩笑模样的沉静。

崔英道走上前,揽着她就往外走,远处角落里交叠的人影像是瞬间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你在这做什么?”她甩开了他的胳膊。

“呵,这是宙斯旗下的酒吧,我在这里不是再正常不过吗?”他说着,尽量用最平常不过的语气。

刘Rachel一时红了眼眶,她终于知道当初崔代表和其他女人的事情被金叹目睹的时候,崔英道心里的感受了,深深的愤怒和怨恨。

崔英道见她不说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胡乱说一句:“闷死人了,出去透透气。”

刘Rachel下意识地抬起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迎上他闪过一瞬疑惑但又瞬间清明的眼眸。

“多少钱?”她放开他的胳膊,恢复她作为继承人的矜贵模样。

毕竟,这个世界,除了感情,没什么是冷冰冰的钱解决不了的,这是她二十几岁人生最重要的经验之一。

因为有钱,她从小到大与艰辛的生活没有半分关系,不必为了一件衣服、一个洋娃娃或者一份生日礼物哀求;因为有钱,她稳稳地落在帝国高的第一阶层里,不必如那些社会关爱者,受尽欺凌;因为有钱,除了曾经的金叹和自己的母亲,她不必别人的眼色说话做事。

他嘴角噙着笑,道:“哥哥我看上去很缺钱?”

“那么,你想要什么?”她咬牙,撑着,不让眼泪涌上来。

“我想要什么,sister都会给吗?”他抬眸看她,一如前世的模样,不像开玩笑,却也不是真地。从前,是因为讨厌;如今呢?

那个会关心她的情绪的崔英道,和眼前的人,真地真地,不是一个人。她努力提醒自己清醒,努力忍着心里翻涌的情绪。

正要开口,却听到对面的人道:“我们交往吧。”

这一次,她怔住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语言功能,脱口而出的仍是:“你疯了?”

“sister让我说的。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毁掉订婚。”

“这么做,毁掉的只会是我的订婚。”

“看来,sister非常想嫁入金家啊。早说的话,我也知道该怎么偿还在美国的人情。”崔英道说着,语气蓦地变冷了。

“人情?”她重复着这个词,骤然泄气一般,冷笑道,“是啊。那,brother决定怎么偿还呢?是不再针对金叹,还是准备借着偿还的名义去抢金叹的小白花?”

“你在说什么?气糊涂了?”崔英道一脸疑惑地看着她,抬起手想要去探她的额头。

“既然不想成为一家人,就不要管我。”刘Rachel抬手猛地推开他伸过来的手。

崔英道好笑地看着她警惕的姿态,故意道:“怎么能不管你?毕竟你那么漂亮。”

“不要用你对付李宝娜的办法对我。”

“一点都不可爱。”

“所以,为什么不去和可爱的人好好相处?”她说着,一行泪滑了下来。

“呀,Rachel……哭了?”崔英道一时手足无措,女王一样的刘Rachel在他面前,哭了。对于眼前的事实,他只觉得,束手无策,无从安慰。

刘Rachel没有抬手去擦眼泪,也没有看他,只是喃喃道:“崔代表……爱你母亲吗?”

她说得很轻,但崔英道听到了,清清楚楚。但,却无从答起。

爱吗?

爱?

“如果你母亲要嫁给别的人,你会祝福她吗?”没有得到回应的Rachel转过头来,目光有些涣散地看着他。

“不会。”他说,没有丝毫犹豫。

刘Rachel眼里的泪水唰地往下掉,声音都哽住了,却还是继续问道:“如果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还爱着另一个人……”

“Rachel……”崔英道抬起手,想要扶住有些晃的她。

她手一抬,挡开了,不管他的打断:“你会允许吗?”

“不允许他们就不做吗?”崔英道认认真真地反问道,然后在看到她泄气的模样时,没头没脑地劝道,“也许他们彼此相爱。”

“爱?真是个好借口。”她凄凉地一笑,甩开了他的手,“因为爱,都可以原谅。”

连同,你因为爱车恩尚对我的背叛。

这样的话,她是凭着最后一丝理智没有说出口的。

“抱歉。”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想到了,他自己的从未原谅,“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希望我们两家联姻,但是至少现在看来,并不合适不是吗?”

“所以,我帮你毁掉父母的订婚。”往事涌上心头,她苦笑道,“你帮我什么?对付我的未婚夫?”

崔英道头一歪,有些探究地看着她,装作再自然不过地递过一块早就想递的手帕,低沉着声音道:“sister是真地不想要和……金叹的订婚?”

刘Rachel接过手帕,擦好了眼泪,又是“一条好汉”。

“我怎么想,那么不情愿当哥哥的你,不用关心。”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了司机。

简单的一句话,挂掉电话之后,又补道:“你说的事情,我会考虑。至于想要什么,欧巴忘了吗?本来就是我对你有所求,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以后不要再提起,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彼此。”

崔英道这才想起一开始的意外,这会看着面上终于恢复正常的刘Rachel,心里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有点不放心地看着她。

“至于美国的所谓人情,那也是你和我父亲的事。”

他没有接话,想起刘宰锡在听到他说会有所回报的时候笑了一声,说:“既然有这份心,就麻烦作为朋友,多关照我们Rachel。”

而这次,就算没有刘爸爸的话,他也会介入吧。感同身受,所以懂得。

可是,懂又如何,当初的崔英道也是懂的啊。所以,她不眷恋他的这些……最终什么用都没有的理解;更不会固执地要在他身上寻找五年后的崔英道的温暖。

Esther李回到家的时候,居然发现刘Rachel正在厨房里,而且在看到她出现的时候,只是一脸平静地抬起头,一句话也没有地,又低下头去,捣鼓着什么。

“你现在是……”

“小姐说要煲汤,只允许我打下手。”旁边的阿姨有点惶恐地解释道。

“煲汤?”Esther李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过惊吓了,“为什么?”

原本不想说话的Rachel终于还是很吝啬地开口道:“明早给崔代表送去。”

“什么?”Esther李声音骤然提高了一些。

“妈妈这么忙,想来也没什么时间。我只好代替妈妈,表达一下心意。”毕竟,是做不成一家人了。她说着,接过阿姨递过来的配料。

“Rachel。”Esther李只觉得头疼,却不知道是因为嫉妒自家女儿更关心甚至还称不上继父的人,还是担忧不解。

她长出一口气,走到Rachel身边,看了阿姨一眼,看着人退了出去才继续道:“你真地那么喜欢英道爸爸做你的爸爸吗?去年订婚礼,你父亲没来的时候,你不是很失望吗?”

“是啊。”刘Rachel抬起头来,眸色生冷,“原来妈妈也知道,我,很失望。可是,你还是什么都没有对父亲说。为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说?”

“所以,是他拒绝了。是吧?这就是我喜欢英道爸爸的原因,崔代表一直陪着崔英道。”她说着,低下头去,不让Esther李看到自己眼里的泪光,放柔了声音道,“所以,我……是很……感谢妈妈的。”

Esther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才道:“我知道你不喜欢……”

“不是。接下来妈妈你怎么做,都与我无关。”刘Rachel盖上盖子,绕过Esther李,走了两步,又站住了,转过身来,“妈妈你也不需要因为我,改变什么主意。虽然,你并不是为了我才和崔代表订婚的。”

“就这么喜欢?”

“不是。”她说着,都不清楚自己在反驳什么,“妈妈,如果我爱上了金叹以外的人……”

“你在胡说什么?是圈子里的人?谁?”Esther李眯起眼,打量起她,“帝国高的同学?哪一家的孩子?”

“所以说,身份,是最重要的,对吗?”刘Rachel直勾勾地看着Esther李。

对面的人一下子想到了刚刚作别了的人,有些失神,也就没有精明地觉察出女儿的质问的语气。

“嗯。”她很轻地回应了,然后有些回避地拿起一个水杯,倒了一杯水。

刘Rachel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径直走向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一步又一步,往上走,心无旁骛,才不会痛苦。贪心的人,往往什么都得不到,三心二意。自由想要,名利也想要;爱想要,身份也想要。

可是,每走一步,那个最不愿意想起的画面还是不停地砸向她。

即使不愿意,还是觉得,恶心。

如今,才明白,从来,都不是知道的越多越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