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全文阅读—头揉捏我奶头

热点 2020-06-11 00:01:25

老者看起来有些不苟言笑,他从地下走上来接过了信随手打开扫了一眼,冷漠的看着南越问:“你与月儿是怎么认识的?”

??啊?南越有些懵的看着他,目光落到他手中的信笺上时,突然想到,花痴该不会在信里面写了她和那位月娘吧?

“在下与月姑娘素不相识,”思及方五那个醋坛子,南越立刻正色道。“在下与月姑娘在山下是初见,月姑娘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愿意带着在下进来,在下十分感激,但具体缘由却也是不知道的。”

“恩……你可有妻室?”

南越连声道:“有了有了有了!”

“……看来你很喜欢你的妻子。”老者沉吟了一下道“月儿也是在我们膝下长大的,样貌人品没的说,虽不善武功但十分温柔体贴,虽然你已经娶妻,但月儿既然看上你了,那纳妾我们也是可以接受的。”

哈!??

“人立于世,不可无信,在下当年发誓此生除了妻子绝不再娶,月姑娘很好,但在下实非良配。”南越震惊过后说的那叫一个诚恳。

“唔……”老者思索了片刻突然脸色一变,眉毛一竖喝道:“若是一定要你娶呢?”

wtf!???

南越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她脑海中极速闪过了好多猜测,但觉得都不对,也不知酒神怎么回事,花痴信里又写了什么,眼见此时气氛剑拔弩张,南越只得从背后抽出双刀认真道:“那恕在下难以从命。”

更没料到的事情发生了,酒神看着蓄势待发的她,突然神情一松,气势一收点头道:“恩,不错。花痴可还有其他交待?”

南越:“……诶?”这是哪一出?

“月儿极少对人如此好,花痴怕月儿受骗来信让我试探试探你,”酒神见他一脸懵逼遂解释道,“没想到你这小辈倒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只可惜已有了妻子,不然……”

南越只得苦笑抱拳道:“在下从海外来,与妻子意外分散后来被人救起,与月姑娘之前确实从未见过,更不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前辈多虑了。”

酒神恩了一声,又问了一遍花痴有没有其他交待,南越将花痴要酒一事说,最后实在忍不住问:“前辈,你们为何那么着急替月姑娘找夫婿啊?”

酒神正来到了墙根拿起一坛红泥封口的酒,忽闻此问只将酒丢给南越:“不如你亲自去问她。可还有其他事?”

南越抬手接住了那一小坛酒,只觉得手上一疼,这坛酒冲劲儿极大,她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卸掉了来自陆离的力量,换了个手拎酒坛后,有些狼狈的甩着右手:“在下,在下想向前辈打听个人。”

“哦?谁?”

南越暗地里仔细打量着他的脸色,面上不动声色道: “夏霁云。”

酒神挑了挑眉反问:“打听他做什么?”

南越早就打好了腹稿:“前些日子在下依稀谈听到了在下妻子的消息,说是与夏霁云有关,故而想打听他是谁。”

“你怎么知道我的?”陆离问。

“我被海浪冲至此处,辗转遇到了一位前辈,前辈爱惜我的资质便收我为徒,得到我妻子的消息后,救了在下的前辈也不知夏霁云是谁,只说或许危楼里的人知道,正巧他要看看我武功进展如何便与我约定,要我十日内拿回一朵缀霄,这才……”

“既然拜了师,那你为何口称前辈?”

“前辈说,未出师之前不可再外讲其名讳、称其师傅。”反正疯老头现在不在,南越怎么说都行。

见着异域男人对答如流,陆离点了点头,也算是消除了对他的一些怀疑与警惕,他随便拉了个长凳坐下又对南越示意自便,沉吟了片刻才道:“他应该早就死了,你妻子的事应该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死了?”南越惊诧道。

“前朝虞景帝时期天下第一的武林势力名为碎玉竹瓦楼,夏霁云就是楼主,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逐月长公主脚下一条忠实的狗。”

逐月长公主?南越心里默念,夏霁云,逐月……这个长公主就是为什么疯老头听到蹑云逐月会那么激动的原因吗。

陆离像是看不到南越的疑惑,自顾自的道:“后来碎玉竹瓦楼通敌叛国,楼内长老被逐月长公主亲手一一屠戮,一把火烧了小楼,之后公主失踪,这么多年想来也不在人世。夏霁云对其痴心一片,哪怕当年没有被杀死,也应早已殉情而亡,所以你大可放心。”

殉情?可是疯老头还活着呀!逐月长公主……难不成是龙吟山谷摇光守御的姐姐?

南越在心里砸吧了一下嘴,脸上却只有感谢与惆怅,她道:“多谢前辈解惑,那在下只好重新开始查了。也不知与妻子相见之时是何年何月……打扰前辈,在下为花痴前辈送酒去了。”

陆离恩了一声,看着南越转身离去,自己倒是倒了一杯酒慢慢品了起来。危楼许久没有来过外人了,这个年轻人倒像是楼主等的人,若不然或许真的能与月儿凑做一对儿,唉,可惜可惜……

南越刚跳下花圃花痴酒出现在了他面前,南越猜他大概一直等着自己回来想看好戏,觉得些好笑只将酒坛递给他。

花痴看这白发男人勾唇浅浅一笑就如缀霄一般十分美丽,心中倒也少了嫌隙多了几分真心的喜爱,想来这人应该通过了那个臭酒鬼的考验,看他毫发无伤的模样,人品看来是相当不错,他结果酒坛后也没有再找事,只是在转身离开之前说:“今日没事了,危楼西有一片药池,你倒是可以去泡泡。”

南越点头,于是花痴钻到花丛里又不见了。

药池?……既然花痴单独提出来近乎叮嘱的说出了这个地方……不愿意放过任何线索的南越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危楼西不远处确实有一汪水池,离得老远南越就闻到了一股药味,随着南越越来越近,药味也就越来越浓重,精神随着药味的吸入也越来越好,直到走到池边南越才发现这池子的与众不同,这是人工引水引来的,一旁泥土还残留着一些被挖动过的迹象,池底是黑乎乎的一片,映的水都变成了黑,南越有些好奇的往池边走了一小步,站在药池边缘,忽然听到系统提示:恭喜玩家触发秘境前置任务。

请顺利完成并通过秘境前置任务阶段(2)。

南越正疑惑突然只觉的脚下一个踉跄,朝药池一头栽了,药池下的机关莫名其妙在这瞬间忽然打开,裹着一些药渣与部分池水将南越整个吞了进去,然而不过眨眼的工夫又恢复成了原样。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儿医圣抱着巨大的药炉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将药炉放下后,他瞟了一眼药池,不禁皱住了眉头:“这水和药渣……怎么好像少了许多……怪不得楼主半路拦着我,莫不是他又与谁打了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